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整夜轮奸
整夜轮奸

整夜轮奸

阿冈:21岁,诗萍的男友


  阿宏:修车厂老板? ?


  小黑:警察? ?? ?? ?


  小克:药头


  1.厄运的开始


  六月的夏日,所有学生的按耐不住心理的兴奋,诗萍也像其他学生一样,在心中计画暑假的日子,要去哪里玩,要与阿冈出去玩呢?还是上台中找姐姐玩呢?!叮咚叮咚钟声响起,诗萍收拾书包回到家,这时接到姐姐的电话说:萍,希望可以早点来台中玩,我暑徦开始两个星期後要实习无法陪你玩,诗萍收拾行李准备做晚上的客运到台中找姐姐,到了台中隔天早上,诗萍穿着粉红色的小洋装,搭配罗马凉鞋。等不及要出来,展示这一身服装,搭配刚染过的酒红色秀发诗萍趁姐姐还没起床,骑姊姊的机车想出去帮忙买早餐,回家的路上,居然有一台车朝诗萍撞上来,车上的两名中年男子下来不怀好意的说:「小姐你撞到我,你到底会不会骑车压?干你娘哩。」诗萍被这样的举动吓了一大跳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接着把诗萍连人带车押回他们的修车厂,一进修车厂,所有修车厂的兄弟,一直不断吹口哨,诗萍感觉状况越来越不对,走入修车厂的办公室,眼前有两名男子,一名是小黑,穿警察制服,看得出一身健壮的身材。另一名男子叫做阿宏是修车厂的老板。


  小黑喝斥:「把证件拿出来,陈诗萍,才十五岁,未成年就骑车肇事,你哪间学校?」诗萍不断发抖说:「可不可以不要跟学校讲,我怕…会被退学。」阿宏说:「不讲可以就看你的表现搂。」诗萍:「你想干嘛?」阿宏:「想干你呀!想干嘛?」


  阿宏走向窗户,喊到:兄弟们开party搂!


  修车厂的弟兄们走进来把诗萍架起来:用尼龙绳把诗萍的手绑起来挂吊在天车的挂钩上,然後挂勾往上升,诗萍的脚渐渐的踩不到地面,另一名男子小黑,用尼龙绳打一的大结,从诗萍的大腿中穿过,又绕上挂勾绑一个死解,另一端小黑拉着,就像拔河一般,拉了又放,诗萍不断的皱眉头,表情十分难受。


  其他的兄弟笑成一团,太精采了。


  阿宏说到:「开party怎麽可以没有酒呢?大家去冰箱拿酒来庆祝。 」绳结不断的摩擦诗萍的下体,发出嘶嘶的声音。


  诗萍发出咿咿啊啊的声音,渐渐的绳结陷入白色内裤。


  诗萍不断的哭喊:「放我回家,眼泪与鼻水不断的流,这时其他的兄弟不时拿酒泼向诗萍,诗萍粉红色的洋装全湿了,里面的雪白的内衣裤都露了出来。


  小克拿着酒瓶走向诗萍说:「辣妹,这样哭哥哥我都不忍心了。」拿起台湾啤酒就往诗萍的嘴里灌,不一会工夫,一瓶,两瓶,三瓶…小克:大家看,这小骚货,酒量真好,不知道下面的嘴巴,酒量如何?捏了捏诗萍的胸部。


  一下喝了好几瓶啤酒,诗萍觉得肚子很胀,


  诗萍说:「我好想尿尿,拜托让我去尿尿。」


  阿宏拿装机油的铁盆放到诗萍的两腿之间。


  阿宏说:「想尿尿就尿在里面,以後你还有很多机会在我们面前尿尿。」阿宏轻轻的敲打的诗萍的小腹,小黑也加快了速度,在小黑与阿宏的夹攻下,不出两分钟,金黄色的尿液就顺着大腿流了下来。众人见状不断羞辱诗萍,小骚货终於尿失禁了,太精采了,阿宏更是手无足蹈,阿宏说:「兄弟们,回岗位工作了。」改天有空一起玩这小骚货,接着把诗萍放到绑在办公室的椅子上,因为喝了太多酒,诗萍沈沈的睡去。


  2.人格崩溃调教


  不知过了多久,诗萍从昏睡中醒来,感觉脸上黏呼呼的,好像有什麽东西在蠕动,张开眼看到一堆光溜溜的男人正在用阴茎摩擦我的脸,低吼一声射在诗萍的头发上,看到时钟已经7点了,诗萍更是焦急,想到姊姊一定很担心我,我一定要想办法脱身,然後小黑与小克走过来。


  阿宏:「小克,带这小骚货去洗澡,等等我来好好调教调教。」小克:「好,另外你要的道具我都放到你房间了。」小克把诗萍又脱用拉的拉到浴室,而诗萍抵死不从,小克免不了赏她几个巴掌,在浴室,小克粗暴的搓揉诗萍的胸部,更是拉扯诗萍的阴毛,看到这些画面,我备感兴奋,在心中盘算着,等下的计画,把诗萍弄乾净以後,拉到我的房间,我拿出一个粉红色的锥状按摩器,放在椅子上,把他的双手反绑在後面後用尖头没入诗萍的後庭,开启振动,诗萍脸从苍白转为红润,喘息不断加快,我拿出我的相机拍了几张照片,我说到:「诗萍,其实你是贱货,你渴望被众多的兄弟轮奸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」,我把镜子移到她面前。


  我说到:「你看你的脸色多的红润,这才是适合你的样子。」我掏出我的阴茎,说:「来好好的照顾你未来的主人,你的使命是带给男人快乐。」我走向诗萍,用阴茎在她脸上摩擦,这小骚货居然死不张嘴,还向吐口水诗萍:「好臭,拜托你放过我,我不会报警的。」我赏了他一巴掌,是我才不要报警,你搞不清楚状况。


  我从床底下拿出一篮晒衣夹,把按摩器开到中,诗萍承受不了震动一直不断发抖,我用晒衣夹夹住诗萍的乳头。


  萍:「啊——不要——痛——痛」第二个第三个一下诗萍两乳都是晒衣夹。诗萍的胸部被夹得扁扁的,不断哭泣。


  接着我开始在诗萍腹部,开始夹,萍:「拿掉!拜托你!我都听你的」我看到诗萍的乳头整个肿起来。


  我:「我忘记夹乳头了,哈哈哈」我一夹下去。


  萍:不断尖叫「 胸部快裂开了!」


  我:「你很吵耶!」我把萍舌头拉出来,夹四个塞衣夹,避免她一直吵吵吵,烦死了。


  诗萍舌头收不进去,只能不断流口水,并发出断断续续的叫声。


  ,我数到:「一、二、三。」一次把胸部的晒衣夹扯下来,诗萍马上开始向我求饶,我接着把按摩器开到最大。


  诗萍:「我脚抽筋了,我受不了了,快关掉,啊啊啊啊。」我不理会她的哀求。


  说:「叫主人。」


  诗萍:「主人求求你。」


  於是我关掉按摩器的振动,把阴茎凑往她嘴巴。


  我解开她的手,示意她跪下来帮我吹屌。


  诗萍顺从的伸出舌头,试探性的碰触我的龟头。


  我打了她一巴掌。


  说:「从阴茎根部开始舔起,手抚摸睾丸,你再不乖,看我怎麽教训你。」她顺从的抚摸我的大腿,到我的睾丸,也尽量避免牙齿碰到我的阴茎,并开始吞吐我的老二,慢慢的加快速度,我听到滋滋滋的声音,口水顺着诗萍俏丽的小脸,一直往下流,我开始拉扯她的头发,加快速度,滋、滋、滋,我感觉快射了,每一下都顶到诗萍的喉咙,好爽,低吼一声,我压住诗萍的头,长达四十秒,直到快昏倒,我才放开,把青春的泉柱完完整整的灌入她的喉咙,诗萍被我呛着了,不断咳嗽,我见状大笑,拿出铁梯,说到:「跪在第三个,屁股擡高对着我。」诗萍用沙哑的声音:「我还是处女,我想把我的第一次,留给阿冈。」我生气把诗萍推到在地,把她的脚拉起来,头下脚上的姿势,我站着狠狠的把阴茎,放入她的处女小穴里,实在是太紧了,阴茎放入1/3就放不进去了,我不罢休,吐口水在手上,又挖又扯。


  诗萍不断哀叫:「好…痛、好…痛,不要再挖了。」处女血顺着阴部,往她肚子流,我听到滋滋滋的声音,直接把老二挺进,一下就顶到子宫口了,就像有两个阴道口一样,好舒服喔。


  我把诗萍丢到床上,吸吮她的奶头,手从她的颈部滑落到小蛮腰,轻轻的抠她滑顺的肌肤。


  诗萍从痛苦变为舒服的呻吟,诗萍:「啊、啊、啊——」喘气不断加快,我直接顶到最深处,把精液全部射进子宫里。


  我打开房门,其他兄弟走进来,我点了一根菸,准备欣赏这轮奸盛宴,小克拿了一瓶药进来,向我推荐,这瓶西班牙苍蝇水,只要喂下去,诗萍等等就会风情万种,要怎麽玩就怎麽玩,众人把诗萍架出阿宏的房间,到了修车工厂,刚好10点把铁门拉下来,阿克拿起苍蝇水,喂下去,诗萍开始神智不清,不断的摇动她的翘臀,小克点了一根菸,插进诗萍的屁眼,就像萤火虫一般,不断摆动,所有人都笑翻了,诗萍:「我要老二,我好热,我全身都好热。」、众人不断的玩弄诗萍的肉体,抓的诗萍身上都是掌痕,小黑更是像打鼓一般,打诗萍的翘臀。


  小黑:「小贱货,你在引擎盖上面,挖穴给哥哥们看。」诗萍:「好,只要哥哥干我,我什麽都愿意做。」诗萍做上引擎盖,打开双脚,开始抚摸大阴唇,然後又压又拉小荳蔻,随着速度的加快,发出滋滋滋的水声,诗萍:「咿啊——咿啊」,一阵抖动,直接潮吹在引擎盖上,众人冲向诗萍,开始了一整夜的轮奸。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