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荒岛父女情
荒岛父女情

荒岛父女情

我决定开始写日记,是因为在有人来找寻我们之前,我们可能已经死了。我希望能留下我们在岛上生活的纪录给他们看。
  很自然的,我祈祷我们能活着获救。
  我们当然活的下去,除非我们生病过世。
  我叫约翰?韩森,三十三岁。来自波士顿,已经在那儿生活一辈子了。十九岁时已结婚了,我太太叫阿曼达?佛萝拉,那时才十六岁。
  结婚两年后,她怀了我们漂亮的女儿,取名叫贝琪?苏。
  我从大学毕业之后,在工程方面工作,维持了十年不错的生活。
  这本日记会从这个意外开始前一直到我能写下去为止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阿曼达和我决定带贝琪来一趟旅游。
  我们从来没去旅游过,所以这趟行程对我们来说非常特别。我们决定去牙买加。对此真的很令我们兴奋。
  这趟旅游计画了好几个月。
  然后,起程的日子到了,我们三人登上一艘大船,其他参加这个旅程的旅客也陆续上船,这对我们来说就好像搭上「爱之船」一样。
  第一晚过的非常美好,阿曼达和我在甲板上看着星星,直到凌晨两点,然后回到我们的船舱一直做爱到凌晨五点。
  她是如此的热情,不停地要我干她,就好像我在她十五岁夺走她处女般的感觉。
  每次我把浓稠的精液射进她的阴户时,她就马上爬到我下半身,舔噬并吸吮着我的肉棒,直到又硬挺了起来,然后她又会爬上来,直到我再次射精为止。
  那晚我记不得到底射精了几次。
  我只知道隔天早上我的阳具痛的要死。
  隔天甲板上很平静,中午时我们试着打个小盹。贝琪就变的有点讨厌,因为她一直要尝试很多事情,又要我们陪着她。
  如果那孩子能体谅她的父母昨天干了一整晚的话。
  不过贝琪才十三岁,她还小,就像她妈一样,一头金色长发,深蓝色的眼睛,而且她才刚开始发育。
  以她这个年纪的小孩来讲,她的乳房形状非常漂亮,而且不是只有长一点点而已,而是整个乳房的形状非常漂亮。
  很多看过她的人都说她看起来像十六或十七岁的少女。
  我想是因为她有对大乳房的关系吧!我太太就常告诉我,贝琪已经是个令人惊艳的少女了。
  看着她妈,我相信她说的。
  我们第二天玩冲浪板,也游泳了很久。那天傍晚我们进餐,也跳了舞。有个十五岁的男孩缠着贝琪试着邀她共舞。
  最后,我鼓励她给那男孩一个机会。
  但是,当我们正在舞池里跳舞时,船突然剧烈摇晃。贝琪跌倒在地上,我也几乎被几个已经跌倒的人给绊倒。
  船又摇晃了三次,人们开始尖叫、寻找出口逃生。
  我快速地抓着我女儿和老婆,引导她们逃离舞厅。我们跑回船舱时,船仍不停地震动。
  突然,扩音器传来声音,是船长讲话了。
  「请注意:我是船长,请保持冷静。引擎室里发生了爆炸,但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,请保持冷静。
  全体船员将会帮助所有旅客,有秩序地前往救生艇。请各位登上救生艇,并遵照指示。
  我们希望整个情况很快的就能获得控制。请……」一个爆炸中断了广播。
  我们周遭的人不停地尖叫着,不顾一切地逃往救生艇。
  我听到一个船员说:「舰桥着火了!」
  他非常惊慌,另一个船员试着安抚他。
  「雷,冷静,我们有事要做,我们要去安抚旅客,我们自己不能惊慌。」这似乎安让惊慌的船员冷静了下来。
  这两个船员便安排我们前往最近的救生艇,我们就开始登艇。一艘救生艇上坐满了十个人。
  那两位船员又到另一艘救生艇上引导人群登艇。
  很多人试着要爬上我们的救生艇,即使我们已经坐满了十个人。船员很尽责地阻挡了他们。
  又一次的爆炸震动了整艘船。
  这次,我们看到火了,而且火势蔓延的很快。
  「我们得在船爆炸之前,让这些救生艇赶快下去,雷!快来帮我!」我们所在的救生艇被放到海上了。有些人对突来的震动没有心理准备,他们没绑住自己,也没握住船桨,他们都掉到海上了。在海上尖叫着他们落水了。
  我们救回了一个人,不过他摔断了腿。但是另外四个已经灭顶了,找不到他们的踪迹。
  最后我们这艘救生艇上只剩下六个人,我太太和小孩还有我都在船上。
  一个老头抱怨着:「这真是太荒谬了!我们应该要有个船员来掌舵的。」我不发一语。两个女人双手紧握而哭泣。
  当我们漂流了离船几千呎远之后,我们目睹了船发出巨大的火光,然后终于沉了下去。
  我们周围其他救生艇上的人不停地尖叫着。
  有人喊着:「鲨鱼!有鲨鱼!」
  女人们都神经紧绷了起来。我们听到周遭的人痛苦地哀嚎着,落水的人则不停地挣扎着求生。
  周围也有些救生艇破洞,水淹了进来,耳中不断地听到艇上的人死前的叫喊。
  老人惊恐着:「我们要死了!我们得有行动!」接着他站了起来,而且差点弄翻了小艇。
  我试着让他坐下来,不过正当我要拉他的时候,他掉到水里了!然后就听到女人尖叫。
  「我不会游泳!救命!我不会游泳啊!」老人大叫着。
  我急忙地将船划到老人的位置,想要把他拉上来,但是在我到达之前,他已经灭顶了。
  我们在水面找寻生还者,不过找了30分钟却一无所获。
  现在我们船上只有五个人。我,和四个女人。
  女人们都嚎啕大哭着,包括我女儿。贝琪紧抓着我不放。
  「拜托,爹地,我们不想死!」
  阿曼达也在哭,不过她尽可能地安慰着贝琪。
  那晚我们在海上漂流了几个小时。
  其他船上的生还者的哭声逐渐消失,现在周边除了平静的海浪声外,一片寂静。
  那些女人后来哭到累了,就睡着了,而我则自愿保持清醒,以防意外发生。
  阿曼达轻声地告诉我,要是我撑不住想睡了,要记得摇醒她,她会来接替我的。我答应了。
  她们都睡着后,我数数船上的补给品。
  很幸运的是我们上船前有带些东西上上船。我们有十张毯子,阿曼达则带着三条糖果,两包饼干,她的包包里还有些绷带。
  其他女人身上也有些饼干放在皮包里。
  女人的皮包里装的东西可真令人讶异啊!所以,我们只有些食物。
  我们有毯子可以在晚上保暖,也可以用来隔离太阳的曝晒。
  贝琪和我特别需要毯子来覆盖我们容易被晒伤的皮肤。虽然阿曼达也是白人,她并不像我和贝琪一样有着皮肤的困扰。
  其他妇女则是黑皮肤,所以她们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  我试着在夜晚保持清醒,如果不睡着就可以看见日出。
  阿曼达是第一个醒来的女人,她要我也稍微休息一下,我就小睡一下了。
  几小时之后,我被一个妇女的哭声给吵醒。我环顾四周,看见大家抱在一起哭。
  阿曼达在我耳边小声地说着:「爱丽莎死了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发生的,不过当爱罗达醒来时,她试着摇醒爱丽莎,不过却摇不醒。
  我试着听看看她还有没有心跳,也没有心跳了。我们帮不上忙,约翰。」我们只剩四个人了。
  贝琪完全地被吓到了。
  阿曼达继续在我耳边讲着悄悄话。
  「我担心贝琪,约翰。她也许会崩溃。这一切对她而太震撼了。」我点点头。
  几个小时后,我发觉我们必须为爱丽莎做点事。
  爱罗达仍然抱着她死去的妹妹,不过现在已经在喃喃自语了。可是爱丽莎的尸体开始吸引鵟在头顶上盘旋了。
  「阿曼达,我们必须将她的尸体在腐烂前,丢到水里去。」她同意,并开始接近爱罗达。
  爱罗达听见我们的谈话,突然不再喃喃自语。她严厉地看着我太太。
  「妳休想碰我妹妹,贱人!」
  「爱罗达,爱丽莎已经去世了。那不是爱丽莎。那具尸体会使我们的生命陷入危险的。我们必须将它海葬。」「我妹妹没有死,他妈的!」
  她突然抓着她的脚,剧烈地摇晃着船。阿曼达与爱罗达双双跌落海里。
  贝琪尖叫着:「妈咪!妈咪!」
  贝琪惊慌地想抓着她,不过我将贝琪抱着阻止了她。她眼神充满恐惧地看着我。
  「救救妈咪,爹地!,不能让她死!」
  我伸手给我太太,而她抓住了我的手。
  爱罗达已经不见踪影了。阿曼达开始向船移动。突然间,阿曼达恐惧地看着我。
  我觉得很疑惑,发生了什么事?
  海水变成红色了。
  「我爱你,约翰!」她放开了我的手,消失在海里。
  海水冒着气泡,鲜血逐渐地染红了海面,一只鲨鱼吃掉了我太太。
  我抱着贝琪让她平躺在船上,紧紧拥抱着她。她啜泣着。
  我抱着她好几小时,为了失去我们所爱的人而哭泣。现在船上只剩下我们两。
  我们都知道我们会死的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我们几乎一整天都在睡觉。
  贝琪一点反应也没有。她的神智已经被吓坏了。
  我一直抱着她,整晚唱歌给她听。
  隔天早上我醒来,强烈的阳光刺着我的眼。耳朵里传来很大的撞击声。
  我看看船边,却愣住了。船撞上了石头,我们碰上小岛了。
  我很快地摇醒我女儿,虽然没有说话,不过却有点反应。
  最后她张开了眼,我带她走出了船,踏上了土地。
  我想着:「太好了!这或许是个度假胜地。我们可以到海滩附近的人家借个电话,打给海上警察。」我眺望着海滩,却没看见任何建筑物,只有石头,小山丘,和沙子。岛上有很多植物。鸟和海鸥在我们头上飞着。
  没
  我们在那里停留了三个晚上。
  那儿有很多香蕉树,我们也找到些椰子来喝。但是,我们需要干净的水,所以,岛上的第四天,我们到处去寻找自然的泉水。我们也需要好好地洗个澡。
  我用一张毯子在帐棚附近做个记号,以免找不到地方。
  贝琪仍然不说话,我开始担心她的精神状况了。
  大概走了一小时候,我们发现另一条小路,跟着走了几个小时之后,我们看到了一个瀑布。
  我把手泡在水里,并且喝了一口水。是干净的淡水。贝琪走到水里,并开始洗着衣服。
  「贝琪,亲爱的,如果妳要脱掉衣服好好洗个澡的话,我会趁妳洗澡时,去找看看能不能在这盖个屋子。
  妳边洗边唱歌,这样我才知道妳没有事,好吗?」她惊慌地看着我,她开始轻唱着「耶稣爱我」这首歌。我要她唱大声一点,她犹豫了一下,也照做了。
  我离开后,她回到岸边脱掉衣服,然后再回水里洗澡。
  几分钟之后,我发现一个遮蔽点。小山丘上突出的岩石大约离地有十呎高。
  这个地方要避雨绝对没有问题,会是个好的住所。
  也许等会我能找到点东西来做墙,但是现在这样做就行了。
  我摊开毯子。虽然这些毯子迟早会破掉,不过希望,到时我们已经获救了。
  贝琪持续不停地唱着「耶稣爱我」,她是个好女孩,我深爱着她。
  我必须帮助她克服这一切,也要和她继续生活下去。我很积极的试着求生存,没时间去理会我的恐惧与伤悲。
  况且,现在也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,我要为了我女儿而做。
  当我回到瀑布时,我没料想到贝琪还没洗完澡,我走近就看见她赤裸的身躯。
  我们两都呆住了。
  我盯着她甜美的裸体,即使我是她的父亲,我的身体还是有反应。
  我在心里暗暗地发誓,绝不能再有如此邪恶的想法。
  我们两对看了几分钟之后,我清清喉咙,转过头去。我听见她穿上衣服的声音,我便看着另一个方向。
  「好了,爹地,你可以转过来看我了。」这是她五天后所讲的第一句话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我们到了这个岛已经过了一百一十四天了,我以我的瑞士刀在树上刻着记号,来计算着日子。
  我们仍然住在泉水旁,我用稻草和竹子做成了墙,这能阻挡夜晚的冷风,也能让我们保持干燥与温暖。
  我们不花什么力气就有很多食物可吃。在这岛上还没有见过任何危险的动物。
  我做了个弹弓,能够用来杀松鼠,好有肉可吃。
  我也用竹子做成了钓竿,这样我们也能钓鱼来吃。
  我们仍然很害怕,不过也坚强的活下来了。我们拥有彼此。
  身上的衣物渐渐的穿破了,衣服破洞越来越多,用手洗更加速衣服的损耗。
  我们必须找些东西来当作衣服,不然就得光着身子了。
  贝琪现在能适应这里的环境了,她已经回复成以前的她,不过我们不想谈论她的母亲。
  我们谈论著获救之后,一回到美国,就要吃很多汉堡和薯条。
  她已经克服失去她母亲的痛苦,但我的痛苦却才刚开始。
  我写到这里时眼里泛着泪水。我想念我挚爱的太太,不仅仅是性欲上的情感而已。
  我深爱着这甜美的女人,没有了她,我犹如行尸走肉。
  事实终于呈现在眼前,现在我们陷入困境了。
  直到现在,我不停地告诉自己,阿曼达会在我们获救之后,等着我们。我告诉自己我疯狂地思念着她,但是却常常做恶梦。
  可是,我再也无法对自己撒谎了。我必须解放自己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我们搁浅在这岛上已经一百三十天了。
  我几乎克服了我的伤悲,贝琪知道我的情况,也常常在我写完日记后安慰着我。她的安慰对我很有帮助。
  我现在觉得很难以女儿的角度来看贝琪,她看起来越来越像年轻时我所爱上的阿曼达一样。
  我想伸手抚摸她,亲吻她,抱着她。
  可是,我必须告诉自己,她是我和阿曼达爱的结晶,而且她是我的孩子,不是我的爱人。
  这是非常不同的。
  两天前,贝琪的上衣左胸部位已经磨破了,船难时她没有带任何胸罩,左边的乳房整个暴露在外。
  我们彼此都觉得很尴尬,但是我私底下却觉得很刺激!她的乳房很大,无法用手遮盖,所以虽然乳头被挡住我看不见,不过我仍然可以看见那美好的胸型。
  很幸运的,我偷藏了一条毯子。她把毯子拿了过去,遮住了胸部,也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  我没有上衣可穿了,几天前就破旧无法可穿。我的内裤也在几天前就不能穿了。现在身上只穿着两条紧身裤。我仍然穿着鞋子,还好有鞋子,走在树林里脚才不会痛。
  贝琪仍然和我一起睡,两人抱着睡觉,她需要我来温暖她、保护她。
  我必须承认,我也很需要她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六个月过去了。
  现在我们对获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,已经开始准备要在岛上长期生活下去。
  我必须更换另一棵树来记录日子,因为我刻了太多痕迹,树都快死了。
  我们两身上没有任何衣物,完全是赤裸着身体。
  我们也曾试着用树叶遮掩身体,不过贝琪穿了两天树叶衣之后,就脱掉不再穿了。
  我问她为何如此做,她用成熟的眼光看着我,跟我说不用遮蔽,因为两人对看也没关系。
  我们是家人,她说。
  她的话我实在无法反驳,所以我也丢掉我的遮蔽了。
  唯一的问题是当我有反应时会比较尴尬。她看过我勃起的样子,然后很迷惑地看着我。
  我确定我女儿还是处女,对性了解不多。
  我们还没有机会告诉她性的事情,而且我想她从别人那儿也学不到什么。
  我也许要尽快告诉她。
  我的心里对我女儿一直有不正常的想法。
  我是个男人,六个月来我没有见过任何女人。而现在,就有个漂亮的女人,光着屁股,就站在我眼前。我无法停止幻想。
  不管我如何克制自己的欲念,总是认为以我现在的立场来看,这样的想法是正常的。
  但是我必须控制自己去实现那些幻想。
  我的腿有皮肤病,常常会出疹子。我们找到一种植物,贝琪辨认出那植物的液汁能够治疗我的皮肤病。
  两天后真的觉得好多了。她持续地用树汁为我治疗,我很讶异我小女儿的智慧,我从不知道她有这么聪明。
  晚上我们聊了很多。
  她告诉我她私底下研读着医药学,我很惊讶。
  她偷偷拿了她妈妈的医学书籍,然后借着电脑的帮助,她学了很多东西。我都不知道贝琪对讲电话和男孩子以外的事情有兴趣。
  她说她偷拿的原因是因为怕我们发现,要是她该做功课的时候,却拿来研究医药,会惹上麻烦的。
  我大笑着,亲吻着她的鼻子,告诉她当我们回去时,想看什么医药书籍都可以。这可让她乐不可支。
  她告诉我以后她想成为医生,让我觉得很骄傲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七个月又十二天。
  我无可避免的,必须和我年轻的女儿谈论性知识。
  每次当我勃起时,她总是变的很爱追根究底。
  她早上光是轻声地叫着「嗨,爹地!」叫我起床时,我的肉棒就硬了起来。
  这实在太疯狂了!我变成一个淫魔了!
  昨天,我再也忍不住了,走到泉水里,我开始自慰着。
  贝琪睡着了,所以我想应该没问题。
  这倒是我结婚后,第一次自慰。以前阿曼达在时,我都不需要自慰的。
  嗯,我幻想着我甜美的女儿,边搓揉着我的阳具。我很快地就射精了,可能射了一百呎之远。
  我听到背后有声音,我的大脑突然麻木了。
  大概五秒后,我转头过去,看见我十三岁大的女儿,光着身子,手捂着嘴,一脸惊讶的表情。
  她的眼睛张的老大。
  我很羞愧地看着她,她马上转身就跑开了。
  我们两都没谈论昨晚的意外,她今天一整天特别的安静。我今晚会和她谈论性知识,并且跟她解释昨晚我在做什么。
  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法。
  七个月前贝琪也有着皮肤的问题,她现在看起来就比较好了点。
  现在她有着黝黑的肤色,很健康的肤色。她帮助我找寻食物,巩固我们的住所、也常常练习在美国学到的体操。
  她试着拉我一起来运动,不过我做起来却显得笨拙。
  贝琪身材保持的很好,这也是困扰我的另外一件事,我女儿真是太性感了!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七个月又十三天。
  我们昨晚终于交谈了。
  我很惊讶我女儿可以接受我的理由。
  她也告诉我,她的确还是处女,对性了解不多,不过她的心态却很开放。
  下面是我回忆当时的对话:
  「甜心,我想我们必须谈谈昨天在泉水旁的事情。」我谨慎地看着我的小女儿。
  我猜想她会拔腿就跑,不过她没有。她正面地看着我,天真地笑着。
  我清了清喉咙,接着下去说。
  「妳知道我说人们有时会做爱的意思吗?」
  她犹豫了一下。
  「嗯,知道一点点。我是说,我知道人们会接吻,彼此抚摸,和其他的。」「是的,没错,甜心。妳想他们为何会这么做?」「因为他们彼此喜欢对方。」「嗯,是的,但主要的是爱,就像先生与太太,像妳妈和我深爱着对方。妳看,当男人爱上女人,而女人也爱着男人,很多奇妙的感觉,就会藉由身体与心灵感受到。
  特别是他们的身体。
  当他们彼此注视着对方,身体里就会有奇妙的反应,他们会想亲吻,并抚摸着对方。」我暂停了一下,看着我女儿。
  「之后,还会有更进一步的行为。」
  她充满疑问地看着我。
  「贝琪,男人和女人都会有需求与欲望。当他们去满足需求与欲望的行为,就叫做爱,或者称之为性行为。
  只有两人结婚时,这些行为才是合理。妳明白吗?」她点点头。
  继续讲之前,我试着整合一下自己的思绪。
  「妳知道阴茎是什么吗?贝琪?」她则摇了摇头。
  「这是男人身上的一个排泄器官。也是一个性器官。当男孩长大时,他会觉得阴茎也长大了。
  当他看见女孩子,便会觉得刺激,会流汗,血液开始流向阴茎,使得阴茎变的坚硬。阴茎会渐渐地勃起,就像我昨天一样。」我提到昨天的事,她的眼睛张的大大的。
  「男孩子的阴茎被刺激之后会觉得很舒服。经过一阵的刺激之后,男孩子会从阴茎排出一种液体。
  那不是尿液,我们称之为精液。
  男孩在排出精液之前会觉得很舒服,之后排出精液,血液就会回流到体内,男孩的阴茎就会再度软化。
  昨天,妳看到的就是我的精液从阴茎里射出来。」贝琪开口问:「你为何要这么做呢,爹地?」我犹豫了一下。
  「嗯,甜心,这个很难解释。妳妈和我有性行为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
  男人常常会勃起,有时需要就需要性行为。我昨天就是有这样的冲动,可是妳妈已经去世了,所以我只好自己来排解了。」「所以,你不断地上下动着你的阴茎,直到你射出白白的东西,我是说,精液?」「是的,甜心,没错。」
  「舒服吗?爹地?」
  我叹了口气。
  「是的,甜心,感觉很好。」
  她美丽的双眼无邪地看着我,然后往下瞄着我的肉棒。
  「为什么现在你的阴茎又便硬了呢,爹地?你昨天不是才排解过吗?」我差点说不出话来。
  「嗯,就像我说的,男人时常会受到刺激。」
  「如果让一个女孩子来抚摸它,帮你排泄出来会比较舒服吗?」我很快地脸红了起来。
  「是的,甜心。如果是女孩子来帮我做的话,会更舒服。」「喔。」她看来很满意我的回覆。
  「妳还有别的问题吗?妳还会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吗?」「我想我了解了,爹地。我现在也不生气了,我要花点时间想一下。晚点能问你问题吗?」「喔,当然了,宝贝,我会尽量回答妳的问题的。」她微笑着,起身走回我们的家里。
  当她背对着我走回家时,我看着她圆滑、赤裸的臀部,我的阳具不由得跳动了几下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日子过了八个月又两天。
  今天一大早,太阳都还没出来,我借着月光写着日记。
  我被恶梦所惊醒。
  在梦里我诱惑了我女儿,我正舔着她可口、覆盖着金色阴毛的嫩穴,后来我就醒了。
  我只好在毯子里自慰着,减轻邪恶的想法。
  很难不去对贝琪产生性幻想。
  我整天看见她的胴体。
  当她坐在我面前,两腿自然的伸展,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的嫩屄,我只想去摸去舔它。
  我一天内自慰的次数越来越多。
  我已经完全不在乎贝琪是否看见我了。
  我是个邪恶、想对自己的处女女儿下手的淫魔!
  不知道我在得到她之前还能忍受多久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九个月又一天。
  我快疯了!我已经无法克制自己了!
  我正想着要走进森林,好让我对女儿的性欲,能获得隔离。
  今天早上,我醒来时,我完全崩溃了,我开始深情地吻着她。令我惊讶的是,她也深情地回应着我。
  我迷失了。
  我开始亲吻她的乳房,吸吮着她的乳头,她轻柔地呻吟着,并没有阻止我。
  我只想到她可能是因为害怕,而不敢有所动作,也怕我惩罚她。
  我在她上半身爱抚了大概一小时之久。我不太确定,不过我想我看见她阴唇已经濡湿了。
 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!
  她怎么会被自己的亲生父亲玩弄到有感觉呢?
  最后我终于在她的臀部迎合到我坚硬的肉棒之前,停了下来,射出大量的精液在她的屁股上。
  我高潮之后,她起身对我微笑着,便走向泉水去清洗自己。
  今天早上我都不敢面对她,我深深地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耻。
  中午过后,我到泉水里去清洗一下,我看见我女儿在那儿用手抚慰着她的小穴。
  她看见我,然后便啜泣着高潮了。
  当她闭上双眼时,我转身离去,马上到树丛里自慰射精了。
  我不晓得贝琪是否已经开始有了性欲。我担心我对她有了不好的影响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九个月又六天。
  我女儿来问我更多关于性的问题。讨论完后,我告诉自己必须小心。
  或许我们两分开个几天,让彼此冷静一下,会是比较好的方法。
  「爹地,你喜欢看到我那天的举动吗?」
  我被吓到了!我结结巴巴的,说不出一句话。
  她温柔地笑着。
  「没关系,我喜欢在手淫时让你看见,能帮助我觉得舒服些。我也喜欢看着你做同样的事,特别是你射精那一瞬间。」我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,而且也讶异到说不出话来。
  「抚摸着彼此,让彼此能得到发泄,难道是错的吗?爹地?毕竟,你失去了妈妈。我能帮你,我能做她以前为你做的事情。」我张大了嘴巴,说不出话来。
  她甜美地对着我笑,靠过来并温柔地亲吻着我。我无计可施,只有跟着回应。
  我们拥吻了快十分钟,然后她用手来搓揉我的阳具。
  我猛然地将她的手拨开,她看来很失望。
  「贝琪!妳是我女儿!我是妳的父亲啊!」
  她那深邃的蓝眼望着我,我无力抵抗。
  「那又如何?我是个女孩,而你是个男人,我们彼此需要啊!」这年轻女孩有著成人的思考模式。
  我躲的更远,逃进树林里,躲了好几个小时。当我回去时,她已经准备好晚餐了。我们安静地吃着晚餐。
  这是第一次晚上我们分开睡。
  我无法信任自己能忽视她的性感,当我决定不睡在她身边,她真的觉得心里受到创伤了。
  不过我无法抗拒,分开睡是因为我很疼爱她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九个月又十一天。
  我逃离帐棚了。
  我走时贝琪在身后哭喊着,我试着向她解释我的情况,不过她却觉得与自己的亲生父亲性交,并没有什么错。
  我只能说这次的船难,一定让这可怜的女孩受到了很大的伤害。
  事情很突然地发生了。
  当我睡着时,贝琪开始舔着并吸吮我的肉棒。
  我梦到她在梦里吸吮我的阳具,不过我却没感觉到,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。
  我被她的呻吟声吵醒,而且还是在我射精在她嘴里之后。
  我觉得很沮丧,我玷污了我自己的孩子,她品尝着我的精液,并吞了下去。
  我必须对她这样的举动负责。
  我十三岁大的女儿,对我有了性欲,都是因为之前我所做的事情——不断地自慰!像这样色情的画面,让她看见自己的父亲不断地手淫,一定对她产生很大的震撼。
  我自己一个人走向海边,到我们的船上。
  也许航行个八个小时,会让我想到该如何处理,该如何告诉贝琪和我性交是错误的。
  老天!我深爱着那个女孩!如果她不是我女儿,她现在可能已经怀孕了!我必须克制自己不再乱想!
  现在我走到沙滩,一眼望去只有沙子、海水和岩石,我们的救生艇还在那儿,不过,已经不能再航行了,秃鹰已经占据了整艘船,也看不见海上有任何船只,也许其他船只也迷失了吧?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九个月又十三天。
  这两天在海滩上找不到任何食物,也仅有一些水,我准备回到住所去了。我仍然不知道该如何解决与贝琪之间的问题,远离她只是让事情更糟糕而已。
  我开始在想我心里是不是不稳定,我把我女儿当成一个普通的女人而已,我想与她交往,甚至结婚。
  我一定是疯了!
  但是,我知道,我心里是真正地爱着我女儿,我不能失去她!
  我想她!我需要她!
  再也没有父女之间的感觉,有的只是男人对女人的相思而已。
  上帝啊,请求你帮助我吧!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九个月又十四天。
  我与我女儿再次相聚。
  当她看见我从树林里出现时,她跑进我怀里,不停地拥抱、亲吻,我终于又回家了。
  还有,在经历了这几天之后,我决定让她来满足我的性欲,也要让她满足。
  可是,我要保住她的处女,以免哪天我们突然获救了,我不想毁了她,这样她会无法面对她未来的丈夫的。
  今晚是我们抵达这小岛之后,两人所渡过最美好的夜晚。
  晚餐之后,我帮她清洗餐具,当我坐下来,喝点由岛上葡萄酿制的葡萄酒时,她向我走来,她坐在我的腿上,与我拥抱亲吻着。
  我满是胡子的嘴亲吻着她的脖子,温柔地吸吮着她柔嫩的皮肤。
  我向下移动着,去亲吻她的乳房与坚挺的乳头,她激情地呻吟着。
  我把手指伸到她濡湿的小穴,并开始挑逗她的阴蒂,在我把她抱起来,放到床上去之前,她在我腿上高潮了两次。
  她张开修长的双腿,粉嫩的小穴暴露在我眼前,我将金黄色的阴毛拨开,用舌头舔着她美味的肉穴。
  她高潮了四次之后,开始乞求着吸吮我的肉棒,所以我们变成69的姿势,让她能舔着我的阳具。
  她之前才只吸吮过我的阳具一次,所以她的技术还不是很好,不过她的小嘴让我觉得很舒服。
  当她第六次高潮时,我也将大量的精液射进她的嘴里,她很渴望地将精液全吞了下去。
  我们两躺在床上,品味着刚刚的快感。
  一小时候,我们两相拥入眠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十个月又二十一天。
  我们几乎一整个月都在爱抚着对方。
  我小女儿的性欲大的惊人,每晚都会有些性行为,有时一整天,都在满足着对方。
  贝琪仍然是个处女,或许很快就不是了。她已经向我提出要求了。
  十天之后,就是她的生日,她要我在她生日当天,和她做一次完整的性交,要我夺去她的童贞。
  她快十四岁了。
  贝琪很严肃地谈论著这件事,而恐怖的是,我也很认真地考虑着她的要求。
  我深爱着我美丽的女儿,我想要她当我的妻子,我想要她怀着我的孩子。
  老实地说,我比爱阿曼达更爱她。
  我并不觉得讶异,因为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。我一直爱着贝琪,现在,我对她的爱,已经由女儿转变成为爱人。
  我还是必须考虑她的感觉,我很骄傲有这样的女儿,但是我也渴望着她的身体、心灵。
  我想要她当我的伴侣,一起渡过剩余的日子。
  我想她也有相同的想法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十个月又二十四天。
  今天我们走到了海滩,很意外的是,我们看见了一艘船,今天我们就可以获救了。
  可是,我们互相凝视着,暗暗地发了誓。
  然后,我们走回树林里,又爱抚了快两个小时。
  贝琪说她想为我生个小孩,而且她想在这小岛上,和我与我们的孩子共度余生。
  我答应了她,告诉她我会先和她结婚,然后再夺走她的处女,并让她生下我的孩子。
  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十一个月过去了。
  贝琪?苏?汉森与约翰?蓝德尔?汉森在今天结婚。
  我们在山丘上举办了一个小型婚礼,我们对着彼此念着结婚誓言,并分享彼此的爱。
  在婚礼后我们回到住所时,我们做了第一次的性交。
  我十四岁大的女儿太太在我夺去她的处女时,简直漂亮极了。
  我们先为彼此口交,直到她的幼屄足够湿了,能让我的大屌,插入她紧嫩的小穴里。
  但是在我用嘴让她高潮三次之后,我再也忍不住了。
  我爬到她身上,毫不费力地就将我的阳具插进她身体里。当我碰到她的处女膜时,我用力地突破那层阻挡我们爱情的薄膜。
  她痛的大叫,也高兴地大叫,因为我终于夺去了她的处女。
  在疼痛过后,她整个人都放松了,在我将精液射进她身体里之前,她达到了很多次的高潮。
  她眼里闪烁着光芒,告诉我说:「我爱你,爹地!我会怀着你的婴儿的!」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五年两个月又七天。
  生活真是惬意。
  我和我十八岁的女儿太太之间的爱,实在太美好了,还有四岁大的女儿。
  贝琪又再度怀孕了,很惊讶的是我们并没有生很多小孩,从我们第一次做爱之后,从来没有超过两天没有性交的。
  我们两对彼此一点也不会厌倦。
  贝琪担心着我们家庭该如何生存发展下去,毕竟我们是岛上唯一的男人与女人。
  她要我发誓,在我们女儿十四岁时,一定要让她受孕,就像我对她妈妈一样,这样才能让我们的家庭生存下去。
  在与贝琪四年美好的婚姻里,我一点也不怀疑我们的女儿,贝芙丽也会和贝琪一样,爱着她的父亲。
  今天我们听见了直升机的声音,在他们看见我们之前,我们都躲了起来。
  我们不再希望能回到文明世界,我们已经拥有很多了,我们拥有着彼此。

【完】